公开信息查询
当前位置:首页 -走进绥江 -文明文化
文明文化
县情概况
绥江旅游
绥江新闻
图说绥江
文明文化
特色美食
热门推荐
省委第九巡视组专项巡视绥江县工作动员会召开
>绥江全国基层政务公开标准化规范化试点工作通过省级验收
>马康凤到板栗镇调研重点工程防汛安全工作
>马康凤到罗汉坪水库开展巡河活动
>绥江县召开环境保护委员会2018年第一次会议
>马康凤主持召开县政府第十四次常务会议
>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杨昌俊对国道213线改扩建工程绥江段建设提四点要求
文明文化
文学绥江∥名儒刘伯墉
引索号:    来源:公众号@我家绥江     2018-01-26    浏览次数:1522
T浏览字号

    背着年幼的儿子,牵着妻子娇若柔荑、宛如春葱的纤手,小心翼翼走过小汶溪铁索桥时,刘伯墉已累得满头大汗。他怜爱地看一眼身材妙曼的妻子,强行取下她身上的包袱,强装笑颜说几句安慰话,继续迈步往前走。前方是何方,永远是多远。这几亩地,谁家之主,哪一片云是我的家?刘伯墉一边走一边想心事, 他脸上虽带着笑,心里却浓云密布,电闪雷鸣。后面那几个彪形大汉,是不是仇家派来追杀我全家的棒客?我究竟躲到哪里才安全?谁能给我一块净土栖身?以后的日子该如何过?

小汶溪   (图片来源网络)

      这一年是1875年,即光绪元年,30岁的刘伯墉因乐助贫苦,为一乡民理讼词,状告某豪绅恃强凌弱,强抢少女为妻而惹祸。“远处嚎声破梦,行来难掩哀呻,刀光闪闪轿前行,犹说姻缘天定。”从刘公这首《抢亲》词中,不难看出,当时的情景:民女一家伏地哀嚎,哭天无路,豪绅高价雇来的打手们,手持大刀把花轿围得严严实实。这本来是提的的事实,然而公堂上,道貌岸然的县太爷却偏说被抢少女和豪绅姻缘天定。刘伯墉无事生非,诬告乡贤,破坏民风。强行罚款不算,还要他大摆宴席为豪绅赔罪正名,不然就收监拘押。事后,由于不服贪官的昏判,不堪豪绅的打击报复,刘伯墉只得带着妻背井离乡,从老家隆昌县,一路经宜宾直往绥江方向,漫无目的行走。

金沙江上险滩多(《屏山影像》)

      走上凤池坝,刘伯墉眼前一亮,幽暗的心境忽然明亮起来。活水田田,布谷声声,迷茫的烟雨中,农人们或驱牛犁田,或弯腰锄草,或行歌相答,或向行人赠送茶水,并询问卡房、九步岩等地的匪情。这柳暗花明的景致,这衣冠简朴古风存的世外桃园,不正是我梦寐已久的地方吗?刹那间,刘伯墉神怡心旷,顿时忘了诸多伤心事,他一路走一路看,不一会儿就轻声吟出一首诗:凝烟积雪酿春泥,田水盈盈一望迷。听得催耕呼布谷,驱牛犁遍凤池畦。这首空灵清爽的七绝诗,在以后的岁月中,不仅使刘伯墉一家有了安身活命之所,而且也奠定了他在绥江文学创作史上的名声及地位。

凤池坝活水田田  (《绥江县地名志》)

      走进副官村,在丁字口一家客栈住下后,刘伯墉就带着新写的诗,挨户拜访名流雅士。他以前执教乡塾,以秀才优选庠生,虽然连考不中,但学识丰厚,口才极好,再加为人温和谦慕,因此没过多久,就被当地文人接纳推崇。县丞彭德超是四川双流人,由于刚到任,正愁身边没贤达相助,二话没说就采纳了众位乡贤的意见,让刘伯墉长住副官村教书育人,并承诺力保其全家安全。

清末私塾  (图片源自网络)

      环境、心情好转后,刘伯墉便携妻小在营盘上左侧租房安身,从此过上了教书育人的悠闲日子。由于博览群籍,学问颇深,经常被凤池、副官、新滩、南岸、板栗及永善井底的私塾邀去讲学和授课。在绥江从教30余年,先生不但培育了凌邦玺、华国魁、邱永孚、锺灵等二十多位贡生、秀才和举人,闲暇时,还四处收集新知识,手编《異学初阶》、《塾童必读》,寓教于乐,活学活用,极大地提高了副官村的文化品位。

民国《云南省绥江县县志·人物·寓贤·刘伯墉》

       文人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,不管走到哪里,都有一腔忧民爱国情怀,都改不了愤世嫉俗,为弱者鸣不平的德行。尽管有先前的惨烈教训,但刘伯墉还是没管住自己的笔,他为弱者写诉状,并亲自上堂辩护。“不收颗粒赋无轻,可怜庄户人”。“催租处处,张村哀泣李村哭。鸡犬不安,又到县衙催粮官”。“贪污捞饱反升官,混水摸鱼成正果。”从这些词句里看得出,虽然饱经沧桑,但刘伯墉依然是一个惹祸的先生,依然有一腔正气。

当年的绥江县衙所在地  (王德才 黄光春 摄)

      刘伯墉先生对绥江的贡献,除了教出众多品行端正、大展宏图的学生外,那就是留心地方掌故,四处采风访俗,记载不遑,久之成帙。在永善教书期间,先生亲手抄录《永善县志略》中改土归流以来,有关副官村分县的史实,然后按方志体例,分项记载成书。民国《绥江县志》浸满先生的心血,如无先生到处收集考证、分类记载,绥江清代以前的历史,好长时间都渺茫难稽。

      民国《云南省绥江县县志》初稿主编锺灵深情回忆其师刘伯墉对绥江地方史草创的贡献

      “年年水涨到中秋,半壁烟凝半壁浮。一幅丹青开画本,霞边城郭水边楼。”如果说这是刘伯墉先生写绥江景致中最传神的一首诗,那么“高山顶上有人家,女饲蚕桑娘摘茶。辛苦一天都不管,犹伸脖子数归鸦”,这首《竹枝词》便是写绥江风情的神来之笔,娘俩为何辛苦一天都不管,而像孩童一样伸着脖子数晚归的乌鸦呢?一群又一群的乌鸦都归巢了,远行的亲人,你什么时候能回来?是留恋他乡美景佳人,还是路遇匪徒横尸遍野?此诗粗看觉得好笑,细品令人愁肠百结潸然泪下。

一弯清泓碧涟漪(《绥江县地名志》)

       刘伯墉先生的诗词作品,既有“西来长住偕家小,得教英才心愿了”的教书之乐,又有“两地同辉不见人”的思乡之痛,更有“百结鹑衣人,一身鸡皮肉。睹此我心酸,哀哉伤世浊”的放声呐喊。最可贵的是,先生的诗词作品,竟然记录了咸丰十年副官村特大洪灾、咸丰端午节副官村赛龙舟翻船惨祸、金沙江断流、同志军过境等大事件,为绥江人文历史的补充和印记,做出来极大贡献。

      刘伯墉先生曾在月儿池坎上执教锺氏私塾,培养了锺灵等人才,写下《七绝·珍珠教乐》等诗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赵旭良  摄)

       贤妻早逝,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的重大打击。那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的悲伤,那数十年的恩爱,那枕冷衾寒的悲苦,那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刻骨怀想,真真叫人不死都要掉十多斤肉。以前读苏东坡的《江城子·悼亡》,刘伯墉常常自我安慰。他觉得妻子娴淑温存,心地善良,不会走在自己前面,谁知老天爷偏要折磨他硬逼他写一首撕心裂肺的传世之作。“呜呼我俩顿分开,望孤云,臆难排。卿影遽游,料是赴瑶台。能否稍留犹话别?家务事,再安排。 频频梦汝泪盈腮,插蔑钗,倚楼台。情似疑猜,怨自嘀咕来。若有什么迟慢处,原谅我,请来怀。”

落寞文人 (万清贵 藏)

       这首《江城子·永诀伤梦》,既是刘伯墉先生若所有诗词中,最真情、最悲凉的作品,又是绥江文学史上极具才情,不可忽略的佳作。一声穿云裂石的呜呼,两行渲天濡地的热泪,挟裹着先生忧民伤妻的情怀,挟裹着其妻娇好的面容和美好的品德,时而化作翩翩彩蝶,时而溶入烂漫山花,百余年来了一直濡润和启迪着绥江文人墨客神思。

         致力搜集地方史的朱明先先生所著《刘伯墉其人其诗》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《绥江县地名志》)


来源:公众号@我家绥江     浏览次数:1522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云南绥江文化展,珍贵精品邀您欣赏!

分享到:
建言献策
满意度调查
立即提交
Copyright©2017绥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3253号
主办单位联系电话:0870-7622289 主办单位:绥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绥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:5306260003
技术支持:奥远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