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开信息查询
当前位置:首页 -新闻中心 -国务院信息
国务院信息
政务动态
乡镇动态
部门动态
绥江视频
国务院信息
省政府信息
热门推荐
马康凤到板栗镇调研重点工程防汛安全工作
>马康凤到罗汉坪水库开展巡河活动
>绥江县召开环境保护委员会2018年第一次会议
>马康凤主持召开县政府第十四次常务会议
>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杨昌俊对国道213线改扩建工程绥江段建设提四点要求
>绥江县人民政府领导深入一线指导抗洪救灾工作
>绥江县 “六个要求”抓实防汛减灾和地灾防治工作
国务院信息
午夜微光,照亮你回家的路
引索号:    来源:新华社     2018-02-12    浏览次数:112
T浏览字号

在春运前的一次应急安全演练中,小伙子们抬着沉重的设备行走在高铁线旁的山路上,去往指定地点完成模拟故障检修(1月22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凌晨两点半,王朋军(左一)和工友们在高铁隧道中(1月24日摄)。当晚,他担任防护员,每5分钟要和车站联络员通一次电话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每次上工前,90后通信工们都会将所有工具在地上摆放整齐,对照清单一一进行检查(1月23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上图:王朋军正在对机房设备进行维护(1月23日摄)。下图:初为人父的王朋军把对女儿的思念与愧疚写成信(1月25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晚上23点半,通信工们进入大葵隧道,开始了这一夜的工作(1月23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通信工们在高铁隧道内进行线缆维护作业(1月23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凌晨,在梅岭隧道口,通信工李陆勇爬上梯子检查通信线缆(1月24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凌晨,工长夏二涛正在维修一个隧道口的监控设备(1月24日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在深夜的高铁隧道里,小伙子们一边走,一边检查通信电缆的状态(1月24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在这群90后通信工们工作的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,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包括了65座隧道,高铁穿山而过,如针线一样将连绵不绝的山峰“缝”在一起(1月25日摄)。

从广州乘高铁一路向西,经怀集去往贵州,列车在怀集段70多公里长的区间内连穿65座隧道,像穿针引线一样,将连绵不绝的山峦串联在一起。

在这深夜的隧道里,行走着12个90后小伙子,他们负责贵广高铁怀集通信工区70多公里高铁线上的通信设备维护,让高铁“耳聪目明”,送人们平安回家。

“上道不行车,行车不上道。”因为高铁行驶速度极快,白天列车飞驰,高铁线路的作业和维护只能在0点到4点列车停运的“天窗期”进行。

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几十斤重的梯子,装满工具的背包,是这些年轻的高铁通信工每晚工作开始的“标配”。在隧道里的漆黑寂静中,陪伴他们的只有头灯发出的一束光,还有身边的兄弟。他们来自湖南、河南、陕西、黑龙江等地,但在这里,特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团队里,王朋军是唯一已婚的。2017年,他的女儿在河南老家出生,因为相隔两地,工作间隙他就把想对女儿说的话写成信,让妻子念给女儿听:“霏霏,我的宝贝,我好想你。你出生才十多天,爸爸就离开了家,到了广东来上班,看着你娇嫩的小脸,我是亲了又亲,千舍不得万舍不得,但没有办法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来……确保高铁安全是爸爸和叔叔们的神圣职责。当高铁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都愿意长期坚守在山间林野,每天挑灯夜战去检修设备,可以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……孩子,等到春运过后,爸爸就回来与你们相聚。到那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,还有你的妈妈、爷爷、奶奶,一起去游乐园下商场、吃美食、去探亲、去旅游,把所有欢乐补回来。”

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

来源:新华社     浏览次数:112
建言献策
满意度调查
立即提交
Copyright©2017绥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3253号
主办单位联系电话:0870-7622289 主办单位:绥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绥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:5306260003
技术支持:奥远科技